温哥华港湾 > 新闻中心 > 正文  
温哥华两华裔深夜被困雪山,亲述7小时生死救援
www.bcbay.com | 2020-12-26 17:35:38  温哥华港湾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温哥华港湾(BCbay.com)陆西综合报道:惊心动魄的圣诞。24日凌晨,温哥华北岸搜救队(North Shore Rescue)成功解救了两位被困在西摩雪山(Mount Seymour)的华裔徒步旅行者。

  综合多家媒体的报道,23日晚间,当北岸搜救队的一组队员乘坐直升机进行飞行训练时,忽然在自杀湾(Suicide Creek)的瀑布上发现了两名被困的旅行者。

image.png

image.png

  当时,身穿红色衣服的两人被困在水中:下面是悬崖,一旦踩偏可能会摔的粉身碎骨,向上是陡峭的雪山,几乎没有可能爬上去。

  加上他们体能也几乎耗尽,可以说已经是濒临绝境。

  这时,忽然出现头顶的直升机,对他们来说真的就像是天使。

  飞行员们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注视着疯狂挥手的登山者。大家似乎都有点懵:这是真的吗?

  然而,由于树木高大,直升机无法在该地区降落,因此救援人员被迫徒步进入。

  当晚9点之后,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直升机小组通过绳索为他们提供了补给和无线电通讯设备,之后由地面小组用绳索将徒步者终于带到了安全地点。

  等到救援活动正式结束,已是24日凌晨3点。

  这两天,疑似获救的其中一位华裔登山者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了此次被救援的全程经过。他表示,万万没有想到,一次普通的hiking竟然演变成了一场生死救援,而这,也成为他永生难忘的一天。

image.png

  以下为这位登山者的全文:

圣诞受难记(上)

  2020年果然有点邪,一次普通的hiking演变成一场生死救援。我本想就这么隐藏在心底,但是社交媒体已经传来,我想还是写点什么,给这次特殊的人生经历做个总结。

  因为疫情的原因和繁忙的工作,今年没有爬山,Mt Seymour一直在我的登顶计划中,觊觎已久,圣诞节前安排好工作,叫上好友P一起前往,之前研究路线时知道登顶的难度,所以只是抱着探路的心态,一切都很顺利,选了好的天气,做好计划,带齐充足食物饮水药品,备用的衣物和电池,头灯冰爪雪套登山杖,算是有备而来。

  我们9:30从停车场出发,沿着标识一路走一路玩,11:00到Brockton Point,11:30到First Peak哑口,徒步者大都停步在此,继续往前人就少了很多,也没有标识了,不过还是有很明显的前人足迹。12:00到了Second Peak,从这里到Seymour顶峰除了偶尔的backcountry ski基本就没有人了,我并不是喜欢冒险的人,没有带雪鞋,在齐腰身的雪里爬升会非常耗费体力,评估了接下来的路况和体能,我们决定放弃登顶。

image.png

  13:00回到了First Peak,过来的路线在东边,但是地图上显示西南方有条路可以插到Brockton Point,而且有明显的雪鞋痕迹,我们便顺着西南方向下撤,噩梦随之开始。

  这条路坡度比较陡,下降很快,基本都是齐腰新雪,中间还遇到一对滑野雪的,聊了几句,继续下撤,渐渐的就看不到任何前人的足迹,这时我意识到必须回到trail上,从GPS上看离Trail很近了,直线距离只有50米,但是却是一个很陡的爬升,Trail高高在上我甚至能看到游人和警示牌的背面,而我所处的位置就在警示牌的下面。

  现在回想起来,就应该义无反顾的爬上去,这是第一个判断失误。我依然相信了地图,沿着登高线继续走,应该可以交汇到trail上,结果只能看着山脊越来越高,而我们越来越低,路况依旧是极深的新雪,完全是游泳的姿势前进,体力消耗极大,这时我已经预感到不妙了,心里开始发慌,当年五台山迷路的体验又浮上脑海,在Suicide Bluff下,尝试几次爬上坡顶,但坡度太陡太滑,爬了三米又滑下五米,体力的透支和心理的恐惧让我开始绝望,我告诉P叫救援但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信号了。

  我们知道所处的位置就算救援找到我们也是需要自己走出去的,那还不如趁着没有天黑走出去,此时已经是15:00,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已经没有体力爬升了,又不可能在原地过夜,只能凭直觉往山下走,从地图上看大概有4公里的直线距离可以到山脚,预估出三个小时,那里有一条工作人员的养护公路,顺着公路再走十几公里就应该能有信号了。

image.png


经历险情的登山者,图片来源于globalnews

  这一路在等腰身的雪里缓慢的推进,很多树坑大石根本没法判断,经常走着走着一脚就掉下去了,然后再从雪坑里爬出来。虽然我们有短暂的绝望,但想到反正都要走出去,就豁出去了,再难也有走,体力的假性疲劳也在意志驱动下消失,涉水跨过了几条小溪后,看到了一个shelter,由两个铁桶组成的,是给迷路走失的人庇护用的,上去的梯子已经被雪厚厚地盖住,我们用登山杖从侧面勾出雪铲,清理积雪后爬进去,看到有无线电,食品和毯子。

  这真是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此时是15:45,我有打算在此过夜然后第二天再走出去,正当我们犹豫不决时看到了新的希望,下山的树上有清晰的标识,这是trail才有的橙色标记。

  我和P短暂的沟通后决定继续下撤,因为只要跟着橙色标识走,是一定能出去的,实在不行,可以沿着脚印再走回shelter。我带着头灯,而且发现了标识让我们信心爆棚,于是在半个小时就天黑并且不熟悉路况的的情况下,选择继续前进,这是我们第二个判断失误。

  接下来就是惊心动魄生死攸关的七小时。

圣诞受难记(中)

  你们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回复全是催更的。好吧,那我就继续写,以飨诸位看官,平安夜当个谈资。

  书接前文,我们从shelter顺着标识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趟,有的标识比较明显,有的需要仔细辨识。天马上就黑下来,山谷里又见不到星光,只能靠我仅有的头灯在黑暗中摸索。找到一个标识,用最近的距离切过去,再找下一个,再切过去,就像小孩子玩Connect dots。

  尽管标识给了我们走出去的希望和勇气,但是完全不清楚脚下的情况,跌跌撞撞,而且好几次都找不到,上窜下跳,迷雾中只为找到那一个反光点。

  这一路摸爬滚打,把我们最后的体力彻底消耗光了,水喝完了就喝暗流的冰水,食物吃完了就任凭腹鸣,心理作用下的假性疲劳变成了彻底的体能极限。求生的欲望夹杂着恐惧的绝望,让我们一刻不敢停步,不管碎石还是冰块,不管巨木还是荆棘,我们必须坚持再坚持。

image.png

  P是我约他一起来的,到了这个境地,我就是爬也要把他带出去。但现实太残酷了,我们只有一个头灯,我走几步就要回头照亮他脚下,地上的横木滑如坚冰,走一步摔三步,中间有些近乎垂直的地方仿佛中能看到绳索,于是用尽全身力气把绳索从积雪中拉出来,紧紧抓住往下垂降,我的一副棉手套直接就烂掉了,最可怕的是很多绳索中间断掉,我们抓着绳子在空荡黑燧的山谷中来回荡着,从一个地方摔向另一个地方。

  过小溪暗河已经不顾找路了,直接涉水通过,反正鞋里早就挤满了雪水。遇到落差直接就跳下去,反正已经没有痛觉了。我的登山杖此时也折断了,这对我来说是不太好的预兆,上次五台山涉险也是折了登山杖。就这样手脚并用爬了两个多小时,天早已黑透,还飘着零星的雪花,能见度基本为零,每找一个新的标识都要花费很久的时间,绝望,希望,又绝望,又希望,循环棒打着我们已经崩溃的心理防线。

  19:00左右我们到了Suicide Creek(自杀溪),上面是高耸的Suicide Bluff(自杀崖),横在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石头,上面布满了冰,冰下是水流(事后知道这是瀑布),标识又中断了,我上下找了找,隐约在对面看到反光,于是决定徒手攀岩这块冰石到对岸,无法估计前面的距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爬一段,再回头让P沿着我爬的地方过来,他的体力已经渐渐不只,我在快到对面的时候滑倒了,顺着冰面滑了几米,我拼命抓踩,勉强站住了,此时我已彻底无力气爬上去了,P过来时卡在离我一米的距离,一块突鼓的岩石挡在我们之间,好在这块石头上没冰,P拼劲最后的力气爬过这块石头,虽然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但一个失足必定非死即伤,死亡离我们如此之近。

  我们就这样站在崖壁上,四肢酸软,全身湿透,只有容下四只脚的地方,连错身的空间都没有,P的位置略微宽敞,但是腿脚完全浸泡在冰水中,我这里虽然没有水,但是空间逼仄到只能用蹲马步的姿势。我们,彻底绝望了,一丁点希望都没有了。

  通过头灯看到下面有平缓的雪地,考虑要不直接下到底部过夜,我们没有带露营装备,只能把湿的鞋袜衣服脱掉,然后搭个雪屋,在里面抱团取暖。事后看到直升机拍到的照片,那里根本就不是平地,而是瀑布下面的水塘,我们在下去的过程中也一定会因为没有着力点而掉下去,这个后果就不能想了。

  我只能在心里一遍遍的念观音菩萨,念《心经》,玄奘大师在死亡边缘念诵《心经》,奇迹般的穿过了沙漠。我心中一万个不甘,奈何冻得如同筛糠,四肢已经用不上力气,只有《心经》能让我暂时忘记恐惧,只有佛号能让我继续积攒信心。

  奇迹,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image.png

  天空中传来直升机的声音,我们虽在山谷里,但是瀑布周边没有树遮挡,我马上用头灯发出闪烁的光,我也记不得SOS的摩尔码是“-*-”还是“*-*”,反正就是将头灯微弱的光线在黑夜中闪烁,最后的光芒。

  但是直升机没做停留就走了,我们又陷入了黑暗。死亡面前,我和P没有抱怨没有崩溃,我们回顾各自的人生。

  此时直升机又来了,我依旧做同样的信号,它这次仿佛停留了下,又走了。几分钟后,山谷中突然大亮,发动机的轰鸣震耳欲聋,松树上的雪被涡流吹地飘飘洒洒,直升机竟然进来了。

  我们挥手呐喊,终于,一束强大的光线照到了我身上,那种感觉,像是外星人到来,又像是天神下凡,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黑暗中那股强光的力量。已经熄灭的生命之火又重新点燃。

  第二个奇迹此时再次发生,我的手机响了,全程完全无信号竟然此时有了极其微弱的网络,救援电话依然无法拨出去,也无法发短信,怪兽妈的微信竟然收到了。我马上通知她报警,并且把我的GPS定位截屏给她。

image.png

  奇怪的是不能通话不能语音,只能打字,我猜想救援队再占用我的手机频段进行定位。接下来的发展就有了转折。

  我能通过断断续续的微弱信号,微信和怪兽妈联系,获知外面的情况,她也把救援队的指令告诉我,让我们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我们在及其危险的区域,一旦摔下去粉身碎骨。

  于是怪兽妈就在我、警察和北岸救援队之间搭起了沟通的桥梁。警局的记录很快和救援队直升机那里的警情合并了,救援行动正式开始。此时是2020年12月23日20:30。

圣诞受难记(下)

  我们被告知由于直升机不具备降落条件(这点我猜到了,我能感觉直升机试图靠近我们,但是树太高了),所以还是采用陆地救援的方式,也就是从我预计下撤的那条护林公路过来,直升机先给我们空投了急救包,里面有干燥的衣物和补给,最重要的里面有对讲机。

  于是我们和外界的沟通变得顺畅。通过对讲机能听到救援队的调度指挥,知道他们已经在路口集结,开始进山,期间不断传来救援人员鼓励的话语。希望越来越近,死神越来越远。

  可我们的情况并不是很好,气温已经到了零下,我能明显感觉到我的脚趾被冻住了,为了防止冻伤我拼命活动脚趾,冰碴在脚下流动,我换上了备用的衣服,保证体温不要快速流失。

  P的情况更糟,他像喷泉雕塑样站在瀑布里,下半身全都打湿,我们也没有空间舒展身体或者互换位置,就这样咬牙挺着,渐渐的开始感觉眩晕,失去平衡,只能靠在流水的石崖上相互依偎。

  我和P不停的说着话,保持对方的意识清醒,一秒两秒三秒,坚挺在冰冻的瀑布上。

image.png

图片来源于globalnews

  22:30,山谷传来灯光,我们大声呼唤,对方熊吼一样的回应我们,救援队到了,根据声音定位,迅速找到我们的具体位置,一边安慰我们,一边开始设置绳索。

  那种重获新生的感动,没有让我流泪,因为热泪早已经冻在眼眶里。期间还有一劫,救援人员绳索下降与我们会合时,碎石不断的滚落下来,擦着头皮落到谷底,P为了躲一块脸盆大的落石,全身浸在了水里。

  我问救援队员是否需要带口罩,他说没关系,问我是否有症状,我说没有,明天可能就有了,他哈哈一笑,年轻帅气的脸上满是自信。

  我们就这样被先后拉到较为平缓的位置,期间直升机用探照灯帮我们照明,我观察救援队的操作,高效,专业,充满体贴。

image.png

  一直问我们的健康情况,把P的湿衣服脱下来,换上发热背心和干燥的保暖衣,提供热水和能量棒,带上绳索套件,一切准备就绪,确定我们可以自己行动后,开始下撤,此时第二梯队也已经到了。

  大部队会合,开始又一段艰辛的回家之路,尽管地势依然陡峭,但有救援队的保驾护航,顺利很多。

  我告诉他们我们因为迷失了标识,才走到断崖上,他们说这条路是他们队员定期检查急救屋shelter的路线,这和我们之前的猜测一致,不过最近他们都是飞过去,很少从陆地走了,他们细心的又重新做好标识,整个过程非常有序,前面的队员安装新的绳索,我和P各被一名队员协助,用绳索下降,后面还有一个队员善后。

  虽然一次次达到体能极限,但人在逆境中的潜力真的无法想象,我们抖擞精神继续最后的一段下降路线。三个小时后,全体人员到达公路,此时已经是24日凌晨1:30分。我们被车辆带到救援站,坐在车里我和P紧紧握着手,体会得来不易的重生。

  到了救援站,记者和警车已经等在那里。我们和救援队的指挥官做了简短的交谈,他很奇怪我们是怎么能到那里的,了解了大致情况后,我们又接受了媒体采访,对救援队表达了充分的感谢,也让其他人吸取我们的教训。

  最后我们又在警察那里做了叙述,在确认我们可以独自开车回家后,被警车送到停车场取车,救援行动正式结束。

  此时是24日凌晨3:00,我从北温开回到家,已是4:30。永生难忘的一天。

   0
相关新闻
突发:加拿大发现英国变种毒株 国航两航班熔FBI启动调查!圣诞节大爆炸 这里成如人间炼
温哥华疫情阴霾下,三家好友视频聚会的所忆疫情阴霾笼罩下,今年圣诞不聚会
莫德纳疫苗下周加入抗疫 BC55万省民3月底前84岁母亲独居加国 央视朱迅崩溃:妈妈,回
温哥华武汉同乡会的公开信说明什么?加拿大的双11:疫情下Boxing Day还能上街剁
列治文尝鲜 知名日本柚子拉面卑诗4个月发逾21万元抗疫罚单!再次延长紧急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1 突发:加拿大发现英国变种毒株 国航两航班熔
2 即使疫情结束加国也会有多种后遗症 第4种最
3 狭窄走廊最危险 经过新冠感染者身后就中招
4 安省发新规为大家省一大笔钱 每家每户都受
5 加拿大母亲被政府抢走监护权 2岁儿子死在医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1 FBI启动调查!圣诞节大爆炸 这里成如人间炼
2 英国新冠患者昏迷后醒来 一开口惊到家人
3 华人“困死”在归国政策里,回国之路真的好
4 突发:加拿大发现英国变种毒株 国航两航班熔
5 恐怖!大温综合医院爆发疫情 养老院82%住客
6 圣诞大餐变新冠大餐 病毒10分钟吞噬全家?
7 即使疫情结束加国也会有多种后遗症 第4种最
8 安倍贴身女保镖火了 一人击倒10名壮汉0.2秒
9 疫苗只使用一半?多伦多医生:立即全部注射
10 专家倡疫苗减为1剂 92%的人第2剂前已有免疫


最新专稿 更多>>
1 突发:加拿大发现英国变种毒株 国航两航班熔
2 FBI启动调查!圣诞节大爆炸 这里成如人间炼
3 温哥华疫情阴霾下,三家好友视频聚会的所忆
4 疫情阴霾笼罩下,今年圣诞不聚会
5 莫德纳疫苗下周加入抗疫 BC55万省民3月底前
6 84岁母亲独居加国 央视朱迅崩溃:妈妈,回
7 温哥华武汉同乡会的公开信说明什么?
8 加拿大的双11:疫情下Boxing Day还能上街剁
9 列治文尝鲜 知名日本柚子拉面
10 卑诗4个月发逾21万元抗疫罚单!再次延长紧急
专栏作者
1饶恕2蓉逸3伯爵奇士
4天高云淡5熙妈6朱敏怡
7艾力斯8Shirley9星河
10三月11克姐12猪头凯凯
热门专题
1新冠疫情2美国大选3中加关系
4华为5专稿6BC省选
7中美关系8香港局势9伊朗空难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8.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