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港湾 > 移民天地 > 正文  
我的加拿大朋友:加国解放军约瑟夫.考奇先生
www.bcbay.com | 2009-06-19 00:05:13  人生何求博客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开店时和顾客经常交流既能提高英语口语和听力,也能获得一些信息,即便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对我们这些新移民也很有启示。同时这也是和顾客培养友谊,增进感情的过程,时间长了和一些顾客成了朋友,对自己开店也很有帮助。以后我会陆续介绍一些顾客,看看这些普通的加拿大人生活。今天向大家介绍一位加国二战老兵,因文章长了些,我分5个部分陆续发表在此。

(一)

约瑟夫。考奇先生是自从我开店就常来的顾客。我们认识已有五年多了。他几乎每周五都要开车带他太太到我店隔壁的发廊做一次美发。每次都会到我店里来买彩票。约瑟夫平常总是穿着整齐,干净的衣服。戴一顶布制的前进帽。身高一米八左右,背略有些驼,一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皮肤白皙,脸色红润,戴着金丝边眼镜,拄着手杖,彬彬有礼,颇有气度,很像个学者。前些日子,他到我店里闲聊时告诉我,当天下午他要去参加驾照笔试。他说他已经八十六岁了,因为加拿大人过了八十岁后如要继续驾车每两年要考一次笔试。我很吃惊,因为约瑟夫看起来只有七十来岁的样子,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已是八十六岁高龄。他的头脑非常清醒,虽然拄着手杖,但他行动还是很灵活的,他的身体状况开车是没问题的。约瑟夫还告诉我九十岁后再要开车就需要年年考笔试,在加拿大还有不少九十岁以上的长者开车呢。以前我见过很多八十多岁的长者开车,但九十多岁的长者开车还没听说过。联想到我们密西沙嘉市长麦考莲女士八十六岁了,还在精神矍铄地工作,我们四十多岁的人当真属于年轻一代。移民加拿大的一大好处就是青春期相对长了。甭说别的,相对寿命增加了,这就捡了一大便宜!我问约瑟夫二战期间是否在加拿大。老人的回答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竖然起敬。

他说,二战时,他参加了加拿大军队,D-Day(即诺曼底战役1944年6月6日)的第七天,他在诺曼底的英军负责的黄金海滩(GOLDBEECH)登陆,他们部队在D-day的第二天就已经出发了,但由于加国第三师负责进攻的代号婚姻女神海滩(JUNO BEECH) 的作战地域浪高风大,不适合登陆,他们在英吉利海峡徘徊了近一周的时间,最终在英军负责的地带登陆。黄金海滩的沙质滩涂在雨水的浸泡下,十分柔软,即使铺垫了很厚的钢板和钢轨但重型坦克和装载弹药的重型卡车依然缓慢下沉,不能停留。负责指挥的英军士兵不断地催促他们开动车辆行进,否则车辆下沉太深就开不出了。他跟着部队从法国进军到比利时,从比利时到荷兰,再到德国,作为占领军的一员,约瑟夫在德国待了一年多才回国。

约瑟夫祖籍是乌克兰人。他五岁时随父母移民到加拿大。家中有一兄,两姐,一弟一妹。是个大家庭。二战期间,约瑟夫的哥哥参加了海军,在太平洋战场与日军作战。弟弟参加了加拿大空军,但只是在国内训练,没等训练结束,德国已经投降了,所以没有真正上战场。约瑟夫本人是在1942年高中毕业参军的。当时在多伦多招兵站登的记,作为皇家步兵团的一员到位于魁北克的训练营地集训了4个多月。以后随军乘火车向西开拔。当时部队严格保密,他不知道要去哪里,揣测着部队可能到BC省去。还梦想能与参加了皇家海军,驻扎在那里的大哥相见呢。但部队却开往新布伦斯科的哈里法克斯海港。在途中的两件事让约瑟夫记忆犹新,耿耿于怀。在哈里法克斯下火车后,这些大兵们都是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的。当看到红十字协会的工作人员备有热茶,咖啡时,他们兴冲冲地过去想要杯热咖啡时,却要花一角钱(10 CENTS)。当时他们分文没有,当然也就没有喝上热茶,咖啡了。为此约瑟夫十分生气。而当他们乘船到达英国后,码头上时不时的还有德国轰炸机扔炸弹,可是紧挨着码头的出口处,一个老妇人为首的英国ARMY CHERETY的工作人员们,免费招待下船的5000多加拿大士兵们。不远处被击中的建筑,砖瓦横飞,呼啸的炸弹掠过头顶,但他们视而不见。依然热情地招待漂洋过海,远道而来,支援他们的加国士兵们。这让约瑟夫他们非常感动。特别是招待他们的茶让约瑟夫铭记在心。约瑟夫在告诉我时说:“那茶真好喝!我头一次喝到那么好喝的茶!”。说话时,情不自禁地咂咂嘴。似乎隔了六十多年后,那茶香依然萦绕在他的口中。约瑟夫说话干脆,骨子里流露着军人的豪爽。他说,他现在还常常给ARMY CHERETY  寄支票,但是红十字会,没门(NO WAY)!

(二)

在英国,约瑟夫参加了各种训练,步兵操练,各种武器的射击自不必说,他虽是驾驶运输弹药卡车的司机,但也接受了跳伞训练。他们还进行拆卸武器的训练:用头巾蒙上双眼,将各种枪械拆开,然后再重新安装好。他说,因为他们属于出国作战,所以训练的时候也有工资的。他是每小时0.75 美元,英国士兵只有0.20 美元,而美国人总是财大气粗,美国大兵的时薪时1.25 美元。经过一年多的训练,约瑟夫在入伍时是加入的侦查分队,在魁北克接受训练时也是和分队的战友们一起接受的训练。但在哈利法克斯时,他被改编到运输分队,他当时不想和一起接受训练的战友们分开,所以和分配他的军官争辩说,他希望回到原部队。但是,那位军官不客气地说,你不是签了合同,无条件服从命令吗?是我们让你做什么,不是你想做什么,立即执行命令。约瑟夫只好与大多数战友们分开到了运输分队。在1944年6月6日诺曼底登陆的当天,在沿着80公里长的海岸线上,盟军中美军第一军攻击代号犹他(UTAH)和奥马哈(OMAHA)海滩;英军第二军攻击代号黄金(GOLD)和利剑(SWORD)海滩;加拿大第三师攻击位于黄金海滩和利剑海滩中间,代号为婚姻女神(JUNO)海滩。加拿大军队的第一波攻击开始与早上7点45分,第二波攻击始于上午11点。到夜幕降临时,整个盟军前沿已经有75215名英,加部队,大约57500名美军在诺曼底登陆。同时有7900名英,加伞兵,15500名美军伞兵着陆。加拿大有335名官兵阵亡,739名受伤。英军有约2000名官兵伤亡,美军有6600名官兵伤亡。

给约瑟夫留下难忘印象的是在1944年8月14日在法国诺曼底附近的法来西(FALAISE)进攻德军的时候。当时他在皇家加拿大军团第四装甲师,第十步兵旅(约瑟夫的部队番号R.C.A.S.C),是驾驶运输坦克和自动火炮弹药的卡车司机。进攻是在中午开始的。先是兰卡斯特(LANCASTER)轰炸机轰炸德军阵地,但第一攻击波的兰卡斯特轰炸机却将炸弹扔向了他们阵地。炮兵赶紧进行校正。诺曼底登陆后,连续行军作战,雨季潮湿,水土不服等原因,许多士兵腹泻,又没有厕所,轰炸期间真是苦不堪言。虽然误炸时间不长,但事后军中谣传大约有百十来人伤亡。与他们部队相邻的波兰第一装甲师损伤更重。夜幕降临后,他们坐在掩体内休息,这时听到了飞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他们以为是加军飞机来增援的呢,结果是德国的斯图卡掠潜式轰炸机。“德国空降部队随之降落,在曳光弹的照射下,战场仿佛橄榄球场一样明亮,若是从空中看我们这些在散兵坑中的士兵们或许像卧着的鸭子一样吧”,约瑟夫这样形容当时的战地情况。他们在德军轰炸机的狂轰滥炸下,用机关枪和步枪向空中的德国伞兵猛烈开火,有效地阻击了德军伞兵的准确着陆。第一架斯图卡轰炸机扔下的炸弹炸中了C连的厨房卡车,炸的食物漫天。他的一个从侦查分队一起转过来的朋友,驾驶满载坦克炮弹的卡车不幸被德军炮火击中,立刻化为灰烬。当时距离约瑟夫几十米远。他和其他战友们试图寻找牺牲了的战友遗骸,但是居然连每个士兵都挂在胸前,刻有名字,部队番号的身份牌都找不到了。整个人就雾化了。炸弹气浪波及的大树,叶子被染上了士兵军装的黄绿色。德军也投放反单兵地雷,如笔式,手电筒式和球形炸弹,当人们试图拾起时,会炸断手或手指。

(三)

德军的顽强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特别是德国青年军,作战勇猛凶悍,他曾看到几个加国士兵活捉了一个德国青年军,那家伙犟的很,被俘后还辱骂加国大兵,被一个大兵一枪托砸个跟头,爬起来就向那个士兵脸上吐口水,根本没把加拿大士兵放在眼里。这时走过来一群波兰士兵,在得知怎么回事后,要把那个德国青年军俘虏带走。 当时那个德国兵脸色就变了,因为他从波兰士兵臂章上看出来他们是波兰突击队员,知道到了他们手里就完了。德国最先进攻占领的国家是波兰,并且在波兰杀害了很多军民,波兰人对德国人恨之入骨,复仇心里十分强烈。加拿大士兵比较温和一些,军纪也很严明。这也是那个德国青年军俘虏在加国士兵面前很嚣张的原因。但是士兵们也有整人的办法,他们没有杀那个德国俘虏却把他交给了波兰人。约瑟夫说:“我敢肯定,波兰人会把他切成几块”。这是为什么德国人一看到波兰士兵吓的脸色都变了的原因。约瑟夫曾让我看了他的一张只有一个墓碑的照片,那是他们部队的一个少校的坟墓。他是在德国军队全面抵抗已经结束,加军维持治安时被一个十七岁的德国人打冷枪射杀的。少校手下的士兵们后来捉到了那个德国人,二话不说立马就把他给枪毙了。当仇恨炽烈时,加国士兵的战场纪律也打了折扣。

激烈的战斗中也有一些令人捧腹的事情,一位来自新布伦斯克的年轻法裔加拿大士兵,刚刚到了约瑟夫的部队,当德军轰炸机开始轰炸后,他穿着内裤吓的在掩体内乱跑,试图寻找缝隙躲到里面去,三个老兵过去才把他控制住不再歇斯底里地狂动。约瑟夫的副驾驶这天正是20岁生日,告诉他说:“看来我是活不到我21岁了”。所以约瑟夫感到自己非常幸运,居然能够活下来。战争期间,约瑟夫没有受伤,但是听力受损,战时,他拍了很多照片,但是一次他的车辆发生故障,他将行李放在了朋友的车上,而朋友的车被炸毁了,他的照片大多数都没有保存下来。在诺曼底登陆后,他们换了新服装,他在夹克衫里发现了一张纸条,是一个住在新斯科细亚省(NOVA  SCOTIA)的服装厂工人留下的,写着通信地址和“这是我做的夹克,请穿这件衣服的先生给我回信联系”的内容,约瑟夫按照地址回复了一封信,向对方介绍了自己的概况并表示了感谢。从此以后,每个月约瑟夫都收到这位先生寄来的一条香烟。当时的加国民众对征战在异国他乡的子弟兵们是非常敬重的,那时人们也视香烟为很好的礼物,并不像现在这样和毒药似的到处禁忌。

约瑟夫和部队从法国向比利时,荷兰和德国进攻过程中,部队有命令,在比利时和荷兰不许拿任何公私财物,但是在德国他们作为占领军,没有限制。他们曾驻在荷兰小镇OISTERWICK, BEANINGEN, 当时,荷兰人民在纳粹的统治压榨下,几乎一无所有。他和几个战友住在一户市民家里,当他们头一次带着食物,饮用水等各种救急用品进入到这家时,只有一个十分羸弱的老人在家,他也不会英语,约瑟夫他们也没人会讲荷兰语,只是用手指指面包,巧克力等然后再指指自己的嘴,表示给他们送食物来了。他们住在这家里大约2,3个月左右,和这家人及镇上的居民们始终保持联系,镇上的居民和约瑟夫的房东们非常感谢约瑟夫和加拿大军人,是加拿大军人把他们从纳粹手中解放出来,并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他们带来了食物和饮水,这让他们终身难忘。约瑟夫和房东一家始终保持着联系。房东早就去世了,房东的女儿当时是小女孩,后来长大结婚有了子女,由她和约瑟夫联系,约瑟夫和太太曾经去过荷兰几次。现在,与她保持联系的那个荷兰女士也去世了,但她的孩子们仍然继续保持与约瑟夫一家人的友谊。荷兰人民在二战后的六十多年中,始终认为加拿大军队是解放荷兰的重要武装力量,加国军人是他们的解放军。在二战胜利和荷兰被从纳粹手中解放出来五十周年的庆祝活动中,当时的加拿大总理克里斯蒂安先生率团出席了庆祝纪念活动。约瑟夫先生和太太也去荷兰参加了纪念仪式,并且和克里斯蒂安总理在活动中相遇,做了愉快的交谈。交谈过程中,许多媒体记者给他们摄像拍照,他妻子近水楼台先得月,抢占有利位置给他们拍下了一张纪念照片,见照片一 约瑟夫和克里斯蒂安总理在解放荷兰五十周年纪念仪式上。

(四)

在德国期间的几件事也给约瑟夫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1944年早春时,德军尚未投降,在一次坦克对垒中,加军坦克的穿甲弹击穿了一辆德军豹式坦克,但穿甲弹没有爆炸,而弹头又不能从炮塔里钻出来,弹头就在炮塔内高速旋转,四个德军官兵都被绞的粉碎。当时年轻的约瑟夫坐在被击毁的德军坦克上拍了一张照片留念(照片二 约瑟夫坐在被加军击毁的豹式坦克上,击毁这辆坦克的穿甲弹就是约瑟夫运载的)。 现在约瑟夫想起来不免为残酷的战争慨叹。在占领的德国城市实行戒严令(MARSHLL LAW),士兵们严格地执行命令。在晚上只有警察,宪兵和军人们可以在户外活动,若是平民出来,无需警告可以开枪击毙。民用枪支也都被收缴。约瑟夫看到一位加国士兵检查一个抱着婴儿的德国妇女,士兵搜查了女子的提包等后,又翻看了包裹婴儿的小被子和尿布, 气得那个德国妇女大骂你们这些该死的加拿大人。约瑟夫和他的战友们在一个教堂的地窖里发现了大量的葡萄酒,那一晚他们真是豪饮一番。因为在德国他们是属于占领军,没有不许拿公私财务的禁令,德国的公私财务他们都可以任取,即使教堂的东西也不例外。在德国投降后,约瑟夫还在德国待了一年多,然后返回到故乡。家里为他准备了一个大的凯旋晚会,他的妻子就是他妹妹的同学,在这次晚会上相识的。两人结婚后有一儿一女,现在儿子是TD银行的高管,女儿自己开牙医诊所,家庭和美幸福。

有意思的是,约瑟夫有一个德裔加拿大人的朋友,他们相交有近三十年了。那位朋友曾经在多伦多警察局任职,现在也退休了。 他的父亲在二战期间加入了德军。当时他是一个工程师,本可以不必参军上前线,留在后方搞技术,领导生产。但是,他报国心切,自告奋勇参军上了前线。在北非战役期间,被盟军的飞机炸断了一条腿,光荣队伍。他的老婆(约瑟夫朋友的母亲)数落他:“不让你去,非去,两条腿走的,一条腿回来了”。二战结束,德国经济恢复发展以后,德国政府给予了参战的德军伤残官兵很好的福利待遇。德国政府不仅给这位单腿残废军人很高的抚恤金,还有许多其他的福利待遇,眼镜,牙医都是小菜一碟,政府雇人给他夏日除草,冬日扫雪,打扫卫生,他拥有很高级的残疾人驾驶的汽车(政府服帖了一大笔钱),高级的轮椅。最让约瑟夫称道的是,德国政府居然给他家里专门安装了电梯,方便他上下楼。他的朋友有时开约瑟夫的玩笑说:“你站错了队,你不该加入加拿大军队,应该参加德国军队”。他朋友的父亲二十几年前来加拿大看儿子时,约瑟夫也见过他,他们交谈的很愉快,约瑟夫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看来加拿大军人和德国军人之间的历史恩怨情节似乎不是太深。

约瑟夫战后在一个大的物流公司工作,工作了有二十多年,自己决定开公司,所以没有公司的养老金。好在他积蓄了很多钱,加上儿女都是高收入阶层人士。他和太太的经济状况很好。以前他也不太在意,随着年龄日益增长,身体状况也差了,开始感到有否一些福利待遇的重要性。他的前警察朋友极力帮助他联系加国退伍军人事务办公室,很有一点为他打抱不平的意思,他作为正义之师的一员,福利待遇还不如德国退伍军人,这让这位德裔加拿大人很愤慨。所以总是催促约瑟夫申请联系有关部门,有段时间约瑟夫的车坏了,他还开车带他去有关单位。今年二月,约瑟夫告诉我,六十年后,他终于得到了加国政府给他的福利待遇,每月将近400元的补贴,牙医,药品,眼镜,政府还负责报销他每周雇人打扫卫生,夏天除草,冬天扫雪。最近刚刚给他花三千多加币配的助听器,还带遥控调节音量的,很高级的。现在除了没在他房子里给他安装电梯之外,加国政府给他这个二战老兵的待遇和德国政府给德军退伍士兵的待遇差不多。约瑟夫说,有关部门的女士还对他说,为什么你早不申请。他说以前没人接待我,现在我没什么好抱怨的了。他告诉我,我很替他高兴,作为加拿大的解放军,他理应得到这些待遇和受到后辈们的尊重。

 

 

 

 

 

   0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1 中国留学生吸毒刷爆信用卡,母亲赶来温哥华
2 双尸命案:21岁美女被谋杀 家人:我们恨加
3 大麻股票跌惨了,投资者崩溃,去看心理医生
4 多大、约克接连发生泼粪事件 中国小哥惨遭
5 警告!数百人病5人死亡 这种菜又出问题 别
 
 
[ads_url_inside]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1 中国留学生吸毒刷爆信用卡 父母赶来质问被
2 我在Costco换雪胎感觉被坑,网友却说占大便
3 中国留学生吸毒刷爆信用卡,母亲赶来温哥华
4 人生选择:国内年薪40万VS加拿大年薪5万加
5 屈辱:旅客机场被囚26小时,被迫裸下体、灌
6 双尸命案:21岁美女被谋杀 家人:我们恨加
7 卷10亿、拥23套房 杭州女总裁 穿睡衣被押回
8 大麻股票跌惨了,投资者崩溃,去看心理医生
9 华人最爱的海鲜有毒 卑诗省15人中招一人瘫
10 多大、约克接连发生泼粪事件 中国小哥惨遭


最新专稿 更多>>
1 警告!数百人病5人死亡 这种菜又出问题 别
2 重要!航班延迟超卖不再憋屈 最高可获赔24
3 中国对维吾尔族人监视,包括加拿大留学生
4 大麻股票跌惨了,投资者崩溃,去看心理医生
5 UBC公寓业主莫名被罚6000刀,租客在搞鬼
6 多大、约克接连发生泼粪事件 中国小哥惨遭
7 中国留学生吸毒刷爆信用卡,母亲赶来温哥华
8 双尸命案:21岁美女被谋杀 家人:我们恨加
9 超齐全!黑五买什么最划算?剁手党必备折扣
10 大温房价涨得比想象还快!买家纷纷重返市场
专栏作者
1蓉逸2饶恕3伯爵奇士
4朱敏怡5Ellen6星河
7杰西8安妮9艾力斯
10Shirley11Ruby12Suzy
热门专题
1香港局势2中美贸易3加国大选
4王祖贤5中加关系6专稿
7奶茶大赛8英货柜尸案9孟晚舟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8.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