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获取时间...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特别推荐
 · iTalkBB丽晶分店
 · 万利达歌王卡拉OK机
 · 新一代不锈钢电压锅
 · 九阳不锈钢免清洗豆浆机
[ads_url_outside]
 
 
 
栏目专题
BCbay专稿 汤远熙
刘冠华 林俊
胡雅婷 温哥华暴乱
加国大选 林顿
善终中心
 
 
 
 
  温哥华港湾 > 新闻中心 > 正文
被妻子当场捉奸 河南副省长雇凶杀妻碎尸
中国网  2013-01-29 00:31:14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核心提示】当吕德彬向小红索要账目清单时,小红告诉他:“你死心吧。除非你把我杀了,不然你绝对要不走清单。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了,也要把你拉下马!”这些绝情的话,彻底让吕德彬死心了。他告诉尚玉和,按预定方案下手。不论用什么方法,要尽快把小红解决掉。

  摘自《大案追踪:一幕幕权钱的肮脏交易》,作者:主编/吴元浩 文/烟云,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原河南省副省长、省十届人大代表吕德彬因涉嫌“雇凶杀妻”,于6月15日被批捕,其后吕被依法撤销行政职务,罢免并终止省十届人大代表资格。

  短短10余年,吕德彬由一名高校教师、大学副校长,平步青云,成为副省级干部。而亨通的官运背后,却是吕两次失败的婚姻。

  移情小保姆

  2005年52岁的吕德彬,出生于河南鄢陵。虽然家境贫寒,但学业有成。1982年,吕德彬获得了河南农业大学硕士学位,随后,他申请到美国堪萨斯大学的奖学金,成为“文革”后中国首批赴美留学生。

  出国之前,吕德彬和一个城里的姑娘结了婚,并把父母接到城里。妻子貌美,父母健康,吕德彬认为生活非常幸福。谁知,他前脚刚到美国,家里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妻子说公婆生活邋遢,不讲卫生,父母说儿媳挑肥拣瘦,难以伺候。

  吕德彬两面讨好,希望能息事宁人,但父母和妻子因为生活习惯等差异,家里总是战火不断,而且愈演愈烈,大有水火不容之势。每当听到父母在电话里的哭诉,吕德彬就觉得心酸。渐渐地,吕德彬感情的天平倾向了父母这边。一次,在接过父母的电话后,他狠狠地说了妻子一顿。娇生惯养的妻子气愤之下,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搬回娘家。

  从此,吕德彬的夫妻感情就布满了阴霾。

  1988年4月,吕德彬留学结束,回到了母校河南农业大学任教。回国后,吕德彬第一件事就是到岳父家,好说歹说才把妻子劝回家。吕德彬的低声下气、委曲求全并没有换来家庭的平静。

  1991年的一天,吕德彬下班回家,刚到小区门口,就看见父母站在那儿,他急忙上前询问。原来,妻子竟要赶父母回农村老家。吕德彬把父母劝回家后,并没有责问妻子,他知道说也没有用,弄不好妻子又一走了之,到时候还得去“请”。

  为减少家里的摩擦,吕德彬请了一个小保姆,让她照顾父母的衣食起居并照看孩子。没过多久,正在单位的吕德彬就接到小保姆的电话,说妻子又要赶父母回农村老家。赶回家中的他看到父母老泪纵横,忍不住和妻子大吵一架。结果,妻子又带着孩子住回了娘家。

  家里没了女主人,顿时少了生气,变得冷冷清清。吕德彬在家也显得无精打采,每到晚上,他总忍不住叹气,要么呆呆地拿着一本书,半天也不翻动一页,要么就直直地对着电视,眼珠动也不动……他的这些举动,都落入保姆小红的眼中,引起她的注意。在小红的眼中,吕德彬是一个优秀的男人,相貌堂堂,性格和蔼,事业有成。每当她看到吕德彬发呆的时候,就主动和他聊天,陪他解闷。渐渐地,吕德彬发现,小红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善解人意。

  尽管他多次请求,妻子却总不回来,这让吕德彬更加郁闷。一天傍晚,心情烦躁的他到附近的公园散步,暴雨骤然而至,吕德彬只好在一家商店的门前避雨。暮色渐浓,雨却没有丝毫停息的意思。就在吕德彬决定冒雨回家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雨幕中——是小红。只见她一手吃力地撑一把伞,另一只手拿着一把伞,在雨中焦急地寻找着。当从小红手里接过伞时,看到她淋湿的裤子,吕德彬觉得自己心中的某种东西被触动了。

  以前,吕德彬总是不想回家,开始是怕看到妻子和父母之间的矛盾,后来是受不了家里的冷清。但从那次的暴雨后,吕德彬对家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表的依恋。每天下班,他都匆忙赶回家中,直到看到小红忙碌的身影,他心里才觉得踏实。

  1992年初春,上级领导到学校视察工作,平常滴酒不沾的吕德彬喝得烂醉如泥。回家后,他躺在床上呕吐不止。小红好不容易清理完毕,又把茶水端到床边准备离开时,吕德彬一把抓住她的手,拽到怀里……

  第二天醒来,吕德彬羞愧不已,面红耳赤地给小红赔不是。小红含羞低语:“我不怪你,我是自己愿意的。只要能让你开心,做什么我都愿意!”

  小红的大度让吕德彬感动万分,妻子伤他太深,情人却温柔体贴,吕德彬最终选择了和妻子离婚,娶小红为妻。

  婚姻又告急

  和小红结合后,吕德彬又找回了久违的男人尊严,更让他高兴的是,家庭也出现了平稳的局面。小红不仅是妻子,也是一个保姆,将吕德彬和父母照顾得舒舒服服,家也整理得井井有条。几年后,小红还生了一个白胖小子,这更让吕德彬眉开眼笑。

  “后方”稳定,吕德彬的事业也蒸蒸日上。从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一直到农学院院长、大学副校长,作为民主党派人士,吕德彬踏上了仕途。2003年9月,吕德彬由副厅级干部直接当选为河南省副省长,兼带博士生。

  随着社会地位的提高,吕德彬对人和事的要求也逐步提高,和妻子小红之间也有了摩擦,小红个人素养低下,常常让吕德彬尴尬。

  吕德彬担任副省长后,前来家中拜访的宾朋多了起来,每当客人来,作为女主人的小红就一直坐在旁边,总是好奇丝毫不知回避。吕德彬劝说她,小红却振振有辞:“我是你老婆,听听有什么关系!”

  有时候,客人带些礼品,还没等客人离开,小红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查看。还有一次,吕德彬的学生到家里拜访,小红当时正带着孩子,不但不理会客人,反而坦然地在众人面前袒胸露乳地给孩子喂奶,弄得客人不好意思,表示改日再来拜访,纷纷告辞。吕德彬尴尬地将学生送出门,回头就冲小红发了一阵火。

  让吕德彬更难以忍受的是,小红不仅在家里不注意影响,甚至把这种恶劣的影响带到了外边。

  2003年3月的一天,小红的母亲身体不舒服,想让女儿带自己找专家检查一下。那几天,省里正在开重大会议,吕德彬到会场后,就按照规定把手机关了。和吕德彬联系不上,小红非常生气,就把电话打给了吕德彬的秘书,让他派车来,并要联系好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给母亲检查。秘书因为整理材料晚到了一会儿,结果遭到了小红的一顿训斥。

  吕德彬知道这个情况后,极为恼火,回到家后大发雷霆,两人互不相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此后,吕德彬对小红的厌恶感越来越重,经常住在办公室里,很少回家,即使回去,也只是看看父母和儿子,夜里也不和小红住在一起了。

  可是,吕德彬也是一个有情有欲的健康男子,时间久了,自然生了一些非分之想。

  2003年5月,吕德彬到某市检查麦收情况,一位地方官员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了端倪,就劝他要换换心情,放松放松。晚上,吕德彬在酒店的包房里,被两个年轻女子激起了酒性,喝得头昏脑涨,从包房里出来后,一个女孩儿把吕德彬送到了宾馆的房间,当晚就没有出来。

  “韵事”连连

  在很短的时间内,不少地方官员都知道了吕德彬的“嗜好”。每次请吕德彬吃饭的时候,旁边总少不了两位美女作陪。地位和环境的改变,让吕德彬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处事低调,孜孜求学的学者,而变成了喜欢前唿后拥的官场“教父”。特别是遭受过两次失败的感情后,他开始贪恋女色,自暴自弃。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小红很快就发现了吕德彬的风流韵事。

  2003年7月的一天,吕德彬正在洗澡,放在客厅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小红打开一看,脸色突变。那是一条非常暧昧的信息——我会永远记住昨天的激情,也会永远珍惜我们的爱情,署名竟然是“永远爱你的妹”。

  面对妻子的询问,吕德彬表情有些不自在,他告诉小红,这是自己的学生在开玩笑,千万当不得真。虽然这个回答难以让人信服,但因为没有真凭实据,小红也只能不了了之。

  如果短信是个误会,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情,就绝对不可能用“误会”来解释了。

  2004年春节刚过,小红接到一个男子打来的匿名电话。该男子说,吕德彬通过自己的权势,勾引他单位的女子上床。男子让小红转告吕德彬,要收敛一点,注意自己的形象和影响。晚上,小红问吕德彬是否认识某女人,吕德彬愣了。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从他支支吾吾的辩解中,小红明白了一切。

  2004年8月中旬的一天,吕德彬告诉小红,省里要在某市召开一个现场会,会后他还要和当地的学生研究一个课题,要晚两天才能回来。当吕德彬说到某市的时候,小红的心一动。匿名电话中提到的那个女人就是某市的。吕德彬刚走,小红随后就到达了某市,并在吕德彬的宾馆房间对面开了一间房。

  当天晚上,吕德彬和那个女子被小红捉奸在床。此后,小红多次找有关领导反映吕德彬的劣迹,弄得吕德彬颜面尽失。原先对小红的爱在吕德彬的心中转成了恨,夫妻的感情已经彻底破裂。

  吕德彬总是借口工作忙而住在宾馆。一天,小红找上门来,要吕德彬回家,遭到拒绝后,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数落吕德彬的风流韵事,并扬言要和吕德彬离婚。吕德彬恐怕离婚会给自己的政治生涯带来影响,好言相劝,却丝毫没有效果。听着妻子的奚落,看着别人异样的眼光,吕德彬气得瑟瑟发抖。

  这时候,吕德彬曾经的学生尚玉和出现了。此人曾经担任河南省农业厅的计财处长、副厅长,在吕德彬的提拔和协调下,尚玉和得以调到新乡市任副市长,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看到吕德彬被女人弄得焦头烂额,尚玉和决定充当“和事佬”。他找到小红,一再强调吕德彬根本不存在作风问题,为增加说服力,他还让新乡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出面证明,编造各种谎言来欺骗小红。可是小红一点也不相信。看着吕德彬就这样被一个软硬不吃的“小女人”欺负,尚玉和只能劝吕德彬离婚。

  经过慎重考虑,吕德彬同意了离婚。可当他到家表明态度,并同意支付给小红一笔不菲的补偿时,小红却改变了主意。她告诉吕德彬,自己不会和他离婚,吕要离的话,就举报他受贿。

  小红的话让吕德彬吓了一跳,他知道小红是一个什么都能干出来的女人,如果真把她逼急了,她会朝自己的软肋上下刀子。此后,吕德彬再也不敢提离婚两个字。但两人关系并没有好转,吕德彬还是住到了宾馆。

  一天,小红又来到宾馆吵闹,要求吕德彬今天必须跟自己回家,遭到拒绝后,又在宾馆闹了个天翻地覆。此时,尚玉和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对吕德彬说:“这样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别说给你带来好运了,她简直就是你的‘扫把星’。干脆把她灭了算了!”

  当时,吕德彬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而是搬回了家。

  雇凶杀妻

  2005年初,小红考取了驾驶执照,就向吕德彬提出了买车的要求,被吕拒绝,小红就骂吕德彬无情无义,忘记了原先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吕德彬也不甘示弱,两人的摩擦逐步升级,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由于家中战事频发,吕德彬的工作受到不小的影响,领导多次找他谈话,可他始终打不起精神。受到批评的吕德彬对小红更是恨之入骨。2005年6月初,小红告诉吕德彬一个消息——她已经把他的受贿账目列成了清单。气急败坏的吕德彬惊慌失措,终于想到了尚玉和曾经给自己的建议,于是给尚玉和打电话,让他下手除掉自己的“扫把星”。

  接到电话,尚玉和找到吕德彬,商议好方案。然后,他告诉吕德彬这几天要做出假象,免得受到怀疑。随后,他找到了新乡市公安局一位任副局长的老乡,让他帮忙雇杀手。在尚玉和的再三催促下,那位副局长只好答应,从老家唐河县找来两个刚出狱的无业游民王某和张某。

  就在尚玉和通知一切准备就绪时,吕德彬有些犹豫,特别是看到儿子,他真不忍心让儿子从小就没有了母亲。他决定再试探一番,看小红是不是回心转意了。当他向小红索要账目清单时,小红告诉他:“你死心吧。除非你把我杀了,不然你绝对要不走清单。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了,也要把你拉下马!”这些绝情的话,彻底让吕德彬死心了。他告诉尚玉和,按预定方案下手。不论用什么方法,要尽快把小红解决掉。

  6月9日上午,拿到酬金的王某和张某来到吕德彬家,以带小红买车为名,把她骗上车。当车行驶到花园路和北环路交叉口时,两人用随身携带的绳子紧紧勒住小红的脖子,直到她停止唿吸。随后,两人把小红弄成睡觉的假象,开车直奔离郑州300多公里的南阳市唐河县马镇府乡。他们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把小红的尸体砍成10块,用布包好,丢弃在附近的一个小型水库里,伪造成绑架撕票的现场。

  当吕德彬得知一切办妥,瘫坐在沙发上。半小时后,他打电话报警,说小红被人绑架。案情受到河南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干警火速出动,不到24小时,就在唐河县和南阳市把张某和王某抓获。经过突击审查,很快弄清了事情的真相,揪出了幕后主使吕德彬和其他参与者。

0.00%
0.00%
0.0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精彩网站>>
  货币兑换、特快汇款、特价机票、旅游服务-MTT Center
  iTalkBB丽晶广场又一分店隆重开幕重重惊喜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本站导航 | 隐私保护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2.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