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港湾 > 移民天地 > 正文  
鸵鸟和霸王花的故事
www.bcbay.com | 2012-07-09 10:27:34  温哥华港湾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有奖征文稿件

作者:张网

  十多年前我来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汽车配件厂,上班不到一个月就赶上圣诞节长假。

  放假前一天是免费午餐,下午自由活动,工友们满厂子转悠庆贺圣诞。这家将近一千工人的厂子里有我们几十个中国来的新移民朋友,大家都是第一次在加拿大过圣诞节,觉得很新鲜,我和老吕悠闲地跟大家聚在一起聊天。正闲扯着,一位女工友阿娜多姿地飘过来,下穿牛仔裤上穿黑色背心,身姿曼妙秀色可餐。红色胸罩的肩带有意无意地露出来,笑得一脸灿烂,两眼发光放电,秋波流溢顾盼生辉春情荡漾眉目传神。胸部大幅度很节奏地随着她的步态上下涌动左右晃荡。不知谁小声说了句“波霸”,又不知谁说“霸王花”。只见这位女工友走到老吕跟前英语说声 “圣诞快乐”并拥抱,接着同每个人都握手和“圣诞快乐”,然后就风姿绰约一涌一晃地晃到别处去了。

  这下就热闹了,老吕咽了咽口水说:“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波霸”原来就在我旁边干活啊,工作服真是埋没人才啊”。一阵喧嚣,“霸王花”就名花有主了。

  我们开始只是私下叫她霸王花,后来老吕当面也叫,很自然霸王花要问其他中国工友,她那中文新名字的含义是什么。无一例外,每个被问的中国新移民都被难住了,英汉字典上还没这个词呢,最后都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翻译成“性感的美丽的花”。于是霸王花见到中国工友就更热情更甜蜜更主动笑脸问好。

  霸王花进这家工厂比我们早两年,是很年轻的“老”师傅。老吕跟她一个小组,她耐心细致手把手教老吕技术,总是主动做技术环节复杂或者出力不出活的工作。弄得老吕那段时间很不好意思,怎么说自己在中国时也是高级工程师,工厂的技术处副处长,现在工作上被一位女士“照顾”。更让老吕受不了的是霸王花每天总是热情洋溢活力四射,“射”得老吕痛苦。霸王花一激动一高兴就热情地贴脸拥抱老吕和周围的工友,中国人哪见过这阵势!最让老吕遭罪的是霸王花经常带来自己烤制的酸奶酪味特浓的家乡风味小点心,工间休息时不由分说不容抵抗地每人嘴里塞上一大块。人家都塞进你嘴里了!老吕想吐都不敢吐,那不仅仅是却之不恭,老吕是惟恐违背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大义。可咽又实在难以下咽,弄得老吕一天倒胃口,看见什么都是酸臭的。老吕回家对老婆诉苦说起,老婆说那就送霸王花一瓶臭豆腐乳,以毒攻毒以臭还臭以儆效尤。结果霸王花错误认为这是礼尚往来,以后再带奶酪甜点,塞进老吕嘴里的更大。

  有时在餐厅里看见老吕瞅着老婆精心准备的午饭不动筷子作痛苦不欲生状,大家就知道上午老吕又被霸王花“热情”过了。大家就很“同情”地为老吕支招,有人说他家有一种四川人都不敢轻易尝的麻辣酱,明天带一瓶来,把霸王花麻翻了让她十天神志不清醒。另一工友说他家有山西老陈醋,保准能酸得霸王花咬紧牙关能让她“清醒”半个月。

  说归说,逗一乐,老吕依然很痛苦。

  霸王花有时到工头那里办事路过我的工作台,总要打招唿却不知道我的名字。一次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她可以叫我“大爷”,就是普通话的发音,于是无论在哪见面就听到她甜甜地叫“大爷”。

  在汉语里的钟,张,郑这类字,最让说英语的人头疼,他们发不出“吱”和“支”的声母发音。有个姓钟的朋友纠正人家无数遍“钟”字的发音,结果叫出来是“虫”,那是人家能发出的最接近“钟”的发音了。工友郑藩被叫成“剩饭”,我这工头学了半小时还是把“张网”念成“伤亡”,最后我告诉工头我对他的大脑和发音系统彻底失望,弄得工头怀疑他自己的舌头是太长了太短了太厚了太薄了?甚至怀疑耳朵听力有问题或者大脑智商有问题。“历史的经验值得主意”,我不想让人为难,更何况是霸王花呢,你忍心让霸王花受窘?有点意外的是其他黑的白的工友也跟着叫“大爷”,工头也叫我“大爷”,直到后来有一天被工友们玩笑中“友情出卖”。

  老吕这两个字本来很平常,可是经白的黑的工友一叫,竟成“闹驴”或者“驴”。他们总是喜欢把中国人的名字发音成升调,还拖长,真是害人不浅。霸王花每天不知要叫多少次“闹驴”,每次都把老吕叫得一脸痛苦。霸王花是极聪明的人,早看出这名字叫法有问题,她看我有时叫老吕“鸵鸟”,就试着也叫老吕“鸵鸟”,可是听起来倒像是“脱了”。她一叫就会引得满堂哄闹,老吕的运气真是不好。

  鸵鸟是老吕的“昵称”,只有我们相处得很随便的几个朋友才这样叫他。

  老吕的昵称有段故事。

  老吕是同我们一起进这家工厂的。那年十一月底的多伦多特别冷。进厂第一天,先是填写数不清的表格签不完的字,接着是纪律教育安全培训,然后是情况介绍。从这个办公室到那个办公室,出这个车间进那个车间。室内温度都是二十几度,室外要穿棉衣。衣服脱了穿,穿了又脱,一上午折腾下来,我们个个流清水鼻涕,既找不到卫生纸也不知道卫生间在那里,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吕大约是实在挂不住了,憋足了劲勐吸一大口,把鼻腔里的鼻涕全吸到口腔里。声音很大,我们都听得真切。玻璃墙那边的男女白领们肯定也都听清楚了,都侧头侧目“偏见”着老吕,大家都要看看老吕如何处理这口痰。完全出人意料的是,只见老吕一伸脖子一抿嘴,再一闭眼一发力,他把一大口痰咽下肚了!让白领老外们瞠目结舌,我们也是如芒刺背。死一般地安静了几秒钟,大家都认为这出节目结束了。可是老吕双眼还没有睁开,那就是还有续集。果然,老吕咽这口痰顺便咽下太多空气,于是又打了一个响亮持久的饱嗝,让所有新来的蓝领们和玻璃墙后的白领们再侧头侧目“偏见”一回。鸵鸟自己一直紧闭双眼,看不到自己一直处在众目睽睽之中,就以为自己不在众目睽睽之中。就像鸵鸟把小脑袋插进黄沙里看不见狮子在身边,就认为狮子不在身边。

  鸵鸟本是非洲大鸟的名字,现在却成了一个人的昵称。

  圣诞节两周长假后上班第一天,老吕说要跟工头谈谈,要换个工作台,得离开霸王花,要不就疯了。他又担心工头不同意,还怕有误解,就让我陪着去帮腔。于是我们就去同工头谈,没想到一说就成,立刻就让老吕搬到我前面一排。鸵鸟很有翻身农奴脱离苦海的感觉,深深长长地吸了口气:“雅拉唆----,扎西德勒”。

  老吕整理好工具收拾完工作台,去卫生间了。这时霸王花的工作台也搬来了,还是在鸵鸟旁边。原来是他们那里所有工作台都搬过来了,他们工作遗址划给其他车间了。等到鸵鸟低着头哼着小曲走回来,勐一抬头,看见霸王花也搬来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的中文:“你怎么也过来啦,快搬走”!霸王花从没见过鸵鸟大声对她用中文说话,吓一跳,很吃惊很尴尬地看着鸵鸟。我赶紧过去对霸王花说:“我朋友说你搬来太好了,过去你对他帮助很多,你不搬来他会想念你的”。霸王花一听,立刻就冲过去拥抱鸵鸟还贴脸,说:“噢,谢谢,我的朋友‘闹驴’‘脱了’”。我拍了拍老吕的肩膀:“哎,‘脱了’就‘脱了’吧,都是缘分啊”。

  我是站在老吕的背后,看不见他的脸,我猜他的面部表情应该是很生动很丰富的。

  过了几天老吕对我说他打算给自己取一个英文名字。那几天老吕在工间休息时总是同我说他名字的事,他说男人坐不改姓立不改名,原有的名字是不能改的,只能弄个英文代号。我也很替老吕着急,试着提了几个常见的名字,比如Jack,比如Tonny。老吕说不行不行,太通俗了,就像中文里的小明小刚张军刘伟一样,人堆里叫一声几个脑袋扭过来含情脉脉地看你。我说英文名字跟中文名字一样,也都是有含义的,也不是随手拈来就能用的。我们得有时间去研究这些常见名字的含义。“要不先试试Geoger”,我说:“你看父子两代美国总统都叫这个名字,估计没什么大问题”。老吕将信将疑地看着我,自言自语反反复复念着Geoger,Geoger吕,念着念着就念成“交际吕”的发音,再念几遍,音调一升起来,就成了“交际驴”。鸵鸟顿时大惊失色,“交际驴,交际花,交际驴,交际花,搞‘三陪’的驴!还不如‘闹’的驴呢。这还了得啊。打住打住,老兄且打住,这起名字的事还是我自己慢慢来吧”。然后用一种曾经沧海曾被蛇咬的口气说:“这起名字不能有歧义,不能有谐音,更要兼顾中国人和鬼子们的发音习惯”。

  好像是突然有一天老吕告诉我说他给自己弄了个英文的名字。于是连着好几天在上下午休息的时候和吃午饭的时候,找机会他对大家说他有了一个英文名字,叫什么什么。推销了几天没人叫他的新名字,就加大推销力度。这下就引起大家的注意了,有一个工友抢白说:“你这鸵鸟怎么像个祥林嫂,这几天絮絮叨叨的,有个大鸟名字大家都叫顺了叫得亲切了,现在怎么又变节反水了。你应该把你的英文新名字推销到老外那里,是老外叫你“闹驴”的,还有霸王花,是她要你“脱了”的,这都与我们无关。另一个工友打圆场说其实鸵鸟这名字也不错,鸵鸟虽然不是什么神鸟仙鸟,像凤啊鹏啊适合用在名字里,可鸵鸟也不是一般的凡鸟啊,怎么说也是鸟中之王,全身都是宝。肉当然是美味;我们都还没福气品尝。皮,你那鸵鸟皮,能做皮鞋,那可是高档皮鞋,还能做三陪小姐的超短皮裙和胸罩。毛,你那毛还是高档时装的配料,甚至女王的帽饰都用到你那鸵鸟的毛。你看我们谁的毛能跟女王沾上边。于是鸵鸟又不作声了。

  老吕被呛得心情不大好。我找了个机会对他说其实大家没别的意思,只是找个话题起哄,热热闹闹轻松一下。你看你过节前搬家,大家都去了,不到半天就忙完了。你说你老婆想换个工作,大家也都帮着想办法,都是朋友。我说我们在这里打工,只是临时过渡一下,等到英语水平提高了,环境熟悉了,都要换工作的。下次换工作单位的时候一开始就用英文名字。这是经验,也是教训。鸵鸟一直都不说话,我知道他心里仍然耿耿不平。我接着说其实鸵鸟是个中性词,并无褒贬的含义。驴这个字本身也没有褒贬的意思,驴是马的Cousin(表弟)。你看美国总统大选,就说是“驴象之争”。要是驴字有什么贬意,他们敢用在未来总统头上啊。“是吗”?老吕说:“驴和马真是Cousin吗?你当年考上大学你说你是‘春风得意驴蹄疾’吗?也说美国总统,前几年中国送小布什的工艺品是‘马踏飞燕’,你能换成‘驴踏飞燕’吗?你束手无策说你是‘黔驴计穷’你不高兴了,说你是‘黔马计穷’你就开心了?那其余三各字沾过‘驴’字的味了,换成‘马’字,也还是贬义。一字之差,差之万里。驴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家伙。都知道黄河大合唱是第二国歌,一唱到‘风在吼,马在叫’,就知道黄河要咆哮了,就热血沸腾就奔赴抗日前线就奋勇杀敌。要是唱成‘风在吼,驴在叫’,那黄河到底还咆哮不咆哮啊,那就没有‘马在叫’的豪迈和雄壮的气势,我们就不可能打败小日本。‘驴’字不是中性的,不要自欺欺人。现在不提倡‘不管是白驴黑驴,能驮东西就是好驴’,那荒唐时代和荒唐理论都过时了。驴只有在阿凡提的屁股底下才能扬眉吐气叫几声,其余场合都得低眉顺眼。你看,驴是贬意词,用在名字里肯定不行”。

  我知道名字问题是老吕的一块心病,劝他先在老外那里推广他的英文名字,尤其是霸王花,从她那里开始。我说其实你们老吕家的姓是高贵姓氏。中国古代音乐中的十二律中就有吕乐,吕这个字是很雅的。周朝齐国始祖姜子牙就是姓吕。历朝历代姓吕的文豪武帅数不胜数,传说秦始皇的亲身老子就是姓吕,叫吕不韦。甚至连神仙中都有姓吕的,叫吕洞宾,你该为吕姓自豪。可是老外不识汉字没文化,把‘贵’姓叫糟了,我们是有文化的,不能跟他们计较。这样一说鸵鸟就心情好多了。

  半年后我离开那家工厂了,不久老吕也找到专业工作离开了。不过我们那时的朋友们这些年还常常相聚,还时常和老吕一起聊天喝茶或者一起钓鱼,有时一不留神就会很亲切地叫出老吕的昵称,也常常会提起霸王花,那时的许多旧事,都成了很开心的回忆。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有奖征文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bcbay.com/events/zw2012/

   0
相关新闻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6小时工作制在加拿大行得通吗?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加华裔中学生自杀 男生殉情女生割腕
疯抢加拿大豪宅 CIBC直呼找外国买家收炒房杰出女性及优秀母亲颁奖典礼将于25号举行
大温的房价把邻居维多利亚送上全球豪宅热度《济南市侨务访问团项目推介会》圆满成功!
中国土豪砸21亿加元 收购加拿大最古老酒店2500加人招亲!这个婚介网站能帮美国人逃离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1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
2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
3 加国媒体:中国正买下加拿大 该怎么办?
4 开挂了 温哥华18岁华裔获英特尔科学大奖!
5 加拿大恐怖公路:30年43名女性失踪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1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
2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
3 按GPS指示走 女子把车开湖里整个沉底
4 加国媒体:中国正买下加拿大 该怎么办?
5 对付投资客大规模炒房 加拿大提高空置税
6 全球变暖:加拿大中部最惨 30度天数将翻4倍
7 疯抢加拿大豪宅 CIBC直呼找外国买家收炒房
8 楼市异军突起:父母平房加层儿女重回家住
9 国税局要追税 前传媒大亨豪宅不能卖
10 2年后温哥华KO旧金山 问鼎全球最高房价
最新专稿 更多>>
1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
2 6小时工作制在加拿大行得通吗?
3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
4 加华裔中学生自杀 男生殉情女生割腕
5 疯抢加拿大豪宅 CIBC直呼找外国买家收炒房
6 杰出女性及优秀母亲颁奖典礼将于25号举行
7 大温的房价把邻居维多利亚送上全球豪宅热度
8 《济南市侨务访问团项目推介会》圆满成功!
9 中国土豪砸21亿加元 收购加拿大最古老酒店
10 2500加人招亲!这个婚介网站能帮美国人逃离
专栏作者
1Ruby2猪头凯凯3芷语
4星河5Fun块6高飞
7如影8Suzy9美妆VITA
10格里芬多11Shelly12Fiona
热门专题
1阿省大火2雷洋之死3疯狂炒楼
4专稿5关注加元6魏则西
7赏郁金香8报税攻略9比利时恐袭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200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