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港湾 > 移民天地 > 正文  
死亡线上挣扎 美墨边境8天终身难忘
www.bcbay.com | 2012-06-07 15:25:41  温哥华港湾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有奖征文稿件

作者:杨建立 / 原题:美墨边境八日“游"

     我一生酷爱旅游,美墨边境八日“游”是我最精彩的一次旅行。

  1994年, 我拿到了MBA的学位,公司的经营也逐渐步入正轨。不料,两年的合作伙伴背信弃义,公然否认了我们的合作关系,由于没经验,创业之初我没有留下我对公司所有权的证明,辛苦经营的公司被他一人霸占了。义愤之下,我毅然离开了公司。公司一位仗义的韩国同事听说后,竟然辞谢了那位前伙伴开出的优厚条件,找到一穷二白的我,要跟我一起从头来过,重打天下。

  对这位老弟的义气,我非常感动。感动之余,我也感到肩头责任之大。为了老弟的情谊,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了在洛杉矶这块充满机会与挑战的土地上重新开辟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我跟老弟决定铤而走险,开着仅有的一辆72年的老爷车去美墨边境开拓市场。

  6月15日,我与老弟带上六大袋样品,两大个冰桶就出发了,目的地是美墨边境城市。美国加州、亚力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得克萨斯州都有边境与墨西哥相连,原来属于墨西哥城市的地方都一分为二,一半归人美国,一半保留给墨西哥,这就出现了一城两国、一城两制的局面,且归入美国的这一半相当富有,留给墨西哥的那一半却十分贫穷。墨西哥内陆大城市需要的日用品等货物大部分都是从美国边境城市购买,所以美国边境城市的生意十分好做。

  边境城市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热!尤其6月份,是一年四季中最热的,白天平均气温达到摄氏43度到45度之间,接受免费“桑拿”。我们的老爷车没有空调,人坐在车子里犹如坐在蒸笼中,手根本不敢触摸任何沾铁的东西。

  我们早上四点出发,赶了三个小时路,到达加州的圣迭戈县的美墨边境的第一个城市:梯璜那,便满怀信心地走进第一家商店。

  我将六大袋样品都摆在店中央,老弟一边用西班牙语和店主交谈,一边一袋一袋地将样品展示给店主看,而对方只是连连摇头,没有任何要订货的意向。

  当我正准备打开第五个样品袋时,老弟却示意我别打开了,店主问为什么不打开了,老弟说前边一家客户定了很多这两个袋中的货,我们必须讲信誉,不能给别家看。

  店主的好奇心被撩拨起,坚持要看,老弟做出为难的样子,让步说,看看可以,但千万别定货。店主看了第五第六两袋货后,开始认真地询问价格,老弟顺利地报了价,店主又问前一家客人定了多少货,老弟说五千美金,店主说,只要你取消前边的定单,我定一万美金的货,这种货只能我一家卖。我老弟面露难色,说:“可我已收了别人五百美元定金。”店主马上说:“那我付你一千元可否”老弟结完账对店主讲,我到旁边店里给客人退定单,看他们要不要其它货,我们便将第五六袋货放人车内,只带了四个袋子走入第二家店。

  就这样我们旗开得胜,老弟略施小计就成交了一笔大单子,当然这样的事不过是偶尔为之,我们知道自己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诚实,但只要不在货品和价格上坑对方就好了。

  进入第二家店,又顺利地成交了一笔不小的生意,也收了五百美元定金,另外还接了三个小单子。时间到了中午,为了节约时间,我们买了麦当劳快餐在车上边走边吃,沿着八号高速公路一路风驰电掣地向东驶去。沿途光山秃岭,一丝风也没有,汽车带动的热浪一阵阵袭来,令人几欲中暑昏厥。车行驶在路上,总看见前边有水光闪动,其实是太阳把地面晒得太烫了形成的热反应。我们车内的温度一直在最高点持续摆动,尽管喝了很多的可乐和水,却根本不用上厕所,体内水分早就被蒸发光了。

  下午两点,我们赶到了加州的第二个边境小城克拉西克,这里的批发区比上一个小城大得多,有东西两条大街,南北四条小街,我们见到杂货店就进去,发现店主几乎都是韩国人,因为价格的原因,定货量都不大,但一天下来也接了八个小单子,积少成多,积沙成塔,我们也就心满意足地继续往下赶。

  太阳下山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车灯一开,面前立即出现了闻所未闻的奇妙景象:成千上万的蝴蝶、飞虫迅速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像训练有素的飞行员排成一路路纵队朝车头压了下来,然后一片片壮烈地死去。虽说“飞蛾扑火”的事情古来有之,不足为奇,但如此大规模地“集体自杀”行动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和老弟看得目瞪口呆,不一会儿,挡风玻璃上就布满了黄色、土色的蝴蝶、飞蛾的“尸体”,密密麻麻,蔚为壮观,连路都看不清楚了,我们只好把车停下来,用湿毛巾去擦,这些死虫子都有油,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可费了老劲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走到车前一看,吓了我一大跳:整个车头都变成了红色,煳了厚厚一层蝴蝶、虫子的尸体,连前面的通风口都煳满了,难怪车里的温度一直居高不下!十瓶药还不够这里喷的!无奈之下,再次向加油站工作人员讨教,他居然又推荐我们买了四把专门用来清洗车头虫子的耙子,非常方便实用。嗨!这美国人也真绝,什么难题都有人去想办法解决,所以说存在即合理,如果不是有这么多飞虫,这些药水工具的又去卖给谁呢?

  上门推销开始了,第一家店,业绩平平,第二家店的店主与老弟是同乡,一聊之下备感亲切,一下子定了很多货号,只是每个货号量不是很大,末了他的一句话令我们惊喜万分: “为了你们不浪费时间,同样的单子出十一份货!”我接过他的名片一看:原来他是一个大老板,在美墨边境有十一家分店,这意外之喜把我们高兴坏了!提到付款条件,我们如实讲了我们的难处,他说,把货送到洛杉矶办事处,货到款到便了。接下来又接到几张单子,这一上午收获大大的!

  车行了一个小时后,一辆闪着红灯的警车跟了上来,两名警察从车上下来,走到我们面前,非常吃惊地问:

  “你们没事吧”

  “没事呀。”我跟老弟莫名其妙,不知警察在发什么神经,这时,警察指指我们的轮胎,说:

  “还在开,自己看看,轮胎都快冒火了!在这么热的高速公路;上开车,不能一直开,最多开一个小时就得停下来休息二十分钟,否则轮胎会爆炸,非常危险。”

  “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中途停下来,因为,我们今天先要赶到道格拉斯,今晚必须赶到得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

  “什么你们不要命了”,警察大跌眼镜,望着我们这两个“顽固不化”的东方人,像望着两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末了,无奈地耸耸肩,说:“那,好吧,不过,一定记得行一个小时就用冷水冲一下轮胎。”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悲悯地说:“愿上帝保佑你们!”

  两个“疯子”作别好心的警察,继续过那九九八十一难的“火焰山”。

  一路上,我们谨记警察的提醒,尽量节约冰桶里的水来冲轮胎,以防轮胎真的爆炸。但冰桶里的水实在有限,又要滋润冒烟的咽喉,又要冲冲快要燃烧的脑袋,怎么节约也不够,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天空中突然雷声大作,不一会儿下起了倾盆大雨,路上顿时白烟四起,我们的车身也像烙红的铁板遇到水,“哧哧”地冒着白烟,下得一阵雨来,天气顿时凉快了许多,我和老弟庆幸地互相安慰:还好,还好,危难之际,老天爷都来帮忙,免费替我们冲了轮胎,看来,此行一定要发了!

  一路走走停停,快到兰德伯格时,我们已经筋疲力尽,老弟说开始看到前面车的尾灯有两个圈,现在看到已有八个圈了,不好,“司机”出现幻觉了,其实,就连我自己的眼睛也睁不开了,加之在道格拉斯不但没接到一张定单,多少挫伤了一些锐气,一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离目的地还有两个小时路程,于是决定停下来休息,明天再继续赶路。

  第二天一大清早,老弟便开始给车加油,给冰桶加水,还外带了一大包干辣椒,我一看这包辣椒,立即明白了是做什么用的,与老弟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两个小时后,我们顺利赶到了埃尔帕索,店主是一个日本人,小小的个子,透出一股子精明劲儿。他说自己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并取得了博士学位,现在开了三家店,也算是一个“儒商”了。这次总算顺利地签了订单,并收到两千美元定金。

  进入第二家店,这次遭遇的是印度人,我知道印度人喜欢杀价,便首先报出几样货品的较低价格,印度人想杀价,我寸土不让,他也知这价格很低,便首先妥协,这样在心理上先战胜了对方,接下来我报的很多价都高出了自己的预定价格,对方也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到了付定金时,他又开始出难题了,要求收到货30天后再付款,我们再三向他解释,必须先付定金,余额货到付款,他坚持讨价还价,最后以给他3%的折扣成交。所以说印度人善砍价,此言不假,幸亏我占了先机,这场“较量”,双方打个平手。

  从埃尔帕索到下一站福特斯达克镇,全部走十号高速公路,路上加油站不少,而从福特斯达克镇到我们的目的地依沟伯斯则很少有加油站,晚上更是大都关门。现在这辆老爷车,满打满算至多可跑一百九十英里,因而加油成为我们最担心的问题。本想买些小桶的汽油放在车上备用,但天上像下了火,车里温度高到极点,万一燃起来怎么办只好打消此念头。到底能不能在路上加到油,能不能坚持来到目的地,大家心里都没谱,只有“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因为我们走的是281普通公路,四处是荒野之地,不时有些野牛、黑熊、野狗……什么的动物窜出来,站在路边的铁丝网外瞪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望着我们这些“天外来客”,恐怕就跟我们小时候在动物园里看动物一样,只不过此时角色互换,我们成了被观赏者而已。

  随着里数的增加,存油指示灯的箭头直线下滑,看得人胆战心惊,而周围并没有出现加油站的迹象。我一边在心里祷告上帝,一边强做镇静地开导老弟,既然谁也不能改变油越来越少的事实,就既开之则安之吧。

  车转道上了77号公路后,终于看到一家加油站亮着灯,我们眼前一亮,一边说着“感谢上帝”,一边向加油站狂奔而去,走近一看,门口悬着一个大木牌,无情地写着两个大字:

  关门!

  犹如当头一棒,敲得我们头昏眼花,无奈之下,只得重新回到车中,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我俩心急如焚,油表指示灯却一点儿也不同情我们的处境,似乎往下滑动得更快了,到了凌晨两点三十分,油表指示针已到了底部,加油指示灯已闪过两次了,这时离依沟伯斯还有近一半的路程。加油站哪加油站,你到底在何方?

  车上了一个小山坡后,出现了一个小村庄,我们减速慢行,千辛万苦找到一家加油站,仍是两个字:关门!我们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见到前面有一家亮着灯的小店,便停靠了过去,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歇歇脚再说。还没等我们说话呢,从门里走出一个美国老人,手里提着一个油桶和一根管子,问也不问我们,径直走到我们车旁就开始给我们加油。

  我和老弟惊诧莫名,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是我们虔诚的祈祷感动了上苍,派了天使来拯救我们还是因为要加油的心太切而出现了幻觉

  老人用嘴吸出油后,将管子放进加油口,一股呛人的汽油味儿弥漫开来,我们这才确认了老人的真实性。而平时讨厌的汽油味儿此时闻来却格外香浓,令人受用极了。只是这荒郊野外,一幢孤零零的小屋,一个孤独的老人,又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适时出现,怎么说也太过诡异,简直就像跑进了《聊斋志异》,只不过美丽妖娆的狐狸精换成了老人而已,还是美国老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和老弟交换了一下眼神:如果遇到坏人,立即飞车走人。老弟心领神会,于是我站在助手座位门外,老弟站在驾驶座旁边,随时准备见事不妙便熘之大吉。

  老人加完油,平静地说: “48美元。”这一听,我们放心了,既不是聊斋,也不是打劫,不过一普普通通的小商人而已。

  愉快地付了钱后,老人邀请我们进屋一坐。在飘香的咖啡味里,老人说他本是退休教师,老来无事,又患有严重的失眠症,知道这一带加油站很少,便开了这样一家小店,既行了善举,又治了失眠症,还可顺便赚点钱,一举三得。我与老弟对望一眼,不禁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而感到惭愧惭愧。

  尽管我们很困、很累,但人逢喜事精神爽,因为顺利解决了汽油问题,在干辣椒的鼓舞下,我们重新回到汽油飘香的车子中,信心百倍地向依沟伯斯挺进。

  依沟伯斯是一个小城,批发街总共只有十几家店铺,其中一家店铺的店主是一个韩国人,见到老弟颇有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意味,遗憾的是他刚进了货,定不了多少, 他问道: “你们知道拉瑞多的韩墨进出口公司吗?”当我和老弟异口同声地回答“不知道”时,他吃惊地说: “那是我弟弟开的,他是美墨边境城市最大的杂货商,你们做杂货的居然不知道我弟弟,真是奇怪!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你们的东西他一定会要很多,”然后热情地把他弟弟的联系方式写在一张纸上交给我们,并再三叮嘱说: “你们要做大生意,一定要找我弟弟,他付现金。”

  到了拉瑞多,我们直奔进目的地,韩墨进出口公司,生意确实很红火,三台收款机前都排了长队。我们说明来意后,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士走了出来,他就是老板,姓李。在他的大办公室里,我们开始了生意的交谈。为报答他兄长的提携之恩,我和老弟决定用最低价成交。

  定单签好后,李先生说:“看得出你们是刚成立的公司,这些货的供应商我认识,知道你们报的价特低,大约只有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利润,做生意诚实可嘉,但你们不能用这样低的价做生意,看你们这样努力,今天我帮你们一个小忙,把账算一下,在总数的基础上我再加百分之五,今天就把钱付给你们。”我们赶快算账,共计一万两千美金,李先生加上百分之五,共付给我们一万两千六百美金。

  这时我突然理解了卡耐基训练时大卫先生的忠告:“美国到处都是钱,只需要弯腰捡就是了,别忘了,不要把钱全放入自己的口袋,分一些给别人吧。”是的,只有具备这样的胸襟和气度,企业才有可能真正做大做好,我明白李先生能把公司做到最大规模的真正原因了。

  麦卡伦是美墨边境城市中最干净的,城市虽然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比较安静,有不少的大建筑,因为昨晚破天荒地没有赶夜路,精力特别旺盛,我们一上午就接了八张单子,算是功德圆满,中午时分便奔向最后一站——布朗斯维尔。

  到达目的地是下午三点钟,正是气温的最高峰时期,天气既湿又热,已超过了人能承受的极限。我们将车停在路边,提着六大包样品走进一家规模很大的店,这时我俩都已接近虚脱,脸红得像猪肝一样,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完全是靠精神的力量在支撑着我们。

  店主见状大吃一惊,赶快请我们进了空调屋,并给我们倒了很大一杯冰水,我俩毫不推辞,接过来便一饮而尽,顿觉五脏六腑一阵清凉,所谓“久旱逢甘霖”便也不过如此了。

  缓过气来后,.店主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们……是坐飞机来的”

  我们无力地指了指门口的大破车,他睁大了眼睛瞪着我们,大概以为我们是两个疯子。这时,他不想订货也不好意思了,主动地要了很多货,连肯定不好销的货也订了不少,这已超出了一个正常的生意的角度,完全是动了恻隐之心。

  直到今天,这个客人都是我们的固定客户。

  6月20日下午,结束了一天的推销工作,我们检查了车子,加足了汽油,正式班师回朝了。

  一路上基本是老弟开车,因为他的开车技术比我好,反应灵敏,而我就做些“护士”工作,一路上买冰买水,在冰桶里把小毛巾弄湿贴在他的前额上、胳膊上给他降温,点烟给他解乏,拿干辣椒给他提神,还不时说些笑话给他解闷。尽管困极累极,但有这样两条命搭成一条命的兄弟,生死同当,患难与共,还怕什么任它狂风暴雨,胜似闲庭阔步,况且有这样多客人的理解和支持,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为了尽早给客人发货,我们决定铤而走险,抄近路走人烟稀少的76号回洛杉矶。可怜这辆老爷车,早已是超龄服役,苟延残喘,平时随便跑跑都经常闹个头痛脑热什么的,如今却要翻山越岭,担此重任,实在是于心不忍又百般无奈。老弟有经验,每当车子停下来后,先让车子空转,大约15分钟后才熄火,否则太热的车子马上熄火会烧起来。

  21日中午,我们上了76号公路,经过了一段沙漠地带后,下边的路是沙漠丘陵地带,四周完全没有树。连草都是干的,车里气温高达摄氏45度,车里的温度指针一直在超高温区里痛苦地呻吟着,不要说开车,就是坐着不动都闷得难受,偏偏这条路一个劲儿的上坡下坡,坡度还特别大,每次上坡时,车子便会发出刺耳的尖叫怪叫声,我的心也跟着提到嗓子眼儿,一下坡,老弟便将车打到空挡位置,让车子滑行,而不敢踩刹车,因为踩刹车更热。就这样上坡下坎,一路开得险象环生,整整三个小时,路上未见一辆车,还好车子争气,没出什么大毛病。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有些后怕,如果当时车坏在路上,在那样孤立无援的情形下,那么高的温度烤也会把我们烤死,我和老弟也就没有今天了。

  惊险万状地开到一个小加油站,加油站的工作人员看我们就像看着两个天外来客,他们不顾热浪袭击,跑出来坚决阻止我们进加油站,而要我们把车开到离加油站很远的地方停下。我们生气极了,一路风尘仆仆,差点连命都搭上了,没想到好不容易见了“人烟”,居然受此冷遇,可为了加油也只得忍气吞声。

  怏怏不快地下了车,工作人员首先惊讶地说:“这条公路已经有一个月没有通过一辆车了。”然后又和气地向我们解释说: “不让你们进加油站是因为你们车子引擎的声音都已经变了,我们替你们检查一下车子。”

  打开引擎盖后,一看,车子的心脏——引擎已经烧红了,他们说:“如果让你们进了加油站,你们一熄火,车子就会爆炸,我们加油站连同你们二位也就一齐都报销了!”

  好险好险,不想无意中竟去鬼门关走了一圈! 我和老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看来我们这两条命可是人家用经验“捡”回来的!

  检查完车子,工作人员宣布:“你们的车子已经报废了!”

  报废那怎么行还要靠它把我们载回去给客人发货呢!对于生意人,信誉就是生命。于是我们决定否坚持开到洛杉矶。对我们的决定,他们脸上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最后也只得悲悯地说:“愿上帝保佑你们!”

  并不是我们把自己的命看得贱,蝼蚁尚且偷生呢!可事到如今别无选择,做了过河卒子,只得往前冲!

  带着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我们继续踏上征程。

  一路的荒山野岭,一路的酷热难当,我和老弟仿佛一直在油锅里煎熬。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凉意袭来,我们不觉精神为之一振,定睛一看,竟然闯进了一个“世外桃源”!只见大路两旁绿树成荫,把整条路都掩映了起来,四周更是绿意葱茏,风景如画,潺潺的小溪欢快地在林间唱着歌,气温也只有二十几度,凉爽宜人。

  我们不置信地揉揉眼睛,简直疑心是海市蜃楼,真的,实在难以想象仅仅在两个小时前我们还在摄氏45度的火焰山上九死一生地苦苦挣扎,现在一下子就闯进人间仙境,简直是“新旧社会两重天”!

  也许,这是上苍刻意而为的杰作,把最美的藏在最不易为人所知的地方,只有历经千辛万苦矢志不渝的人才会找到,正如鸟必得自焚才能成为凤凰,唐三藏必得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会取到真经。无论如何,这样的美景对这个世界和在迷茫困惑中苦苦追寻的人是一种安慰,它的存在提醒我们,无论处境多么艰难,不放弃就有希望。

  定单在身,再美的风景也无暇流连,继续疲于奔命地往回赶,到达凤凰城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在加油站加油时,我们一人咬一个汉堡包,眼皮沉得像灌了铅,怎么也撑不起来了,只得拼命灌可口可乐,强令自己清醒!清醒!这时,对面汽车旅馆的彩灯一闪一闪,充满了温情和诱惑,对于我们这两个已倦到极点的旅人实在难以抗拒。停下来,歇一歇,美美睡上一觉,是我们此时最大的渴望,可是,看着包里的订单,我们明白,只有尽快把货发出去才算数,我们的公司才可能撑下去,我和老弟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

  “回家!”

  走在回洛杉矶的路上,我们才发现:一大袋干辣椒已经用完了!我不停地用冷毛巾给老弟降温,他仍一直喊头痛,把车停在路边,我看他的脸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绯红,一摸他的头,滚烫!!不觉吓了一跳:不好,几天的积劳成疾,老弟发高烧了。怎么办我们车上没有一点备用药品,附近也没有医院,我心痛地说让老弟休息一下,我来开车。也是我没用,换到驾驶座上,一方面太累,再加上本身技术就不好,车老是串线,非常危险,开了半小时不到,老弟见势不妙,赶紧又将我换了下来。老弟说:

  二人同心其力断金!

  “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辣椒提神了,我开一会儿车你就打我一下,免得我睡着了。”

  为免出危险,我照办了,过了一会儿,打他已经不管用了,他急得直嚷嚷:

  “重点儿,再重点儿!”

  到了最后,他说:“不行,你得用手狠狠地掐我!”

  我心痛极了!但为了尽快赶回去给客人发货,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只得含泪照办,见他要睡着了,就狠下心重重地掐他一把,这样千辛万苦地终于赶回了洛杉矶,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我一看,老弟的胳膊已经被我掐得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触目惊心。我抚摸着老弟的伤口,百感交集,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弟却孩子气地笑起来,说:

  “我们终于胜利了!”

  是的,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我们终于取到了真经。

  回家后,家人见我都吓了一大跳:我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整整轻了三十磅!

  这8天,是我生命中最艰苦、最危险也最精彩、最刻骨铭心的八天!我们行车近五千英里,访问了9个城市,成交了15万美金的生意,为以后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对于我,这8天经历的意义早已远远超出了生意本身。这8天,我们无数次在死亡线上挣扎,任何一个意外都足已让我和老弟一脚踏进鬼门关就再也回不来了。可是,我们挺过来了,我们赢了,有了这样一段经历,以后的岁月中,再大的风浪、再大的打击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从容面对,等闲视之。是的,人如果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还有什么困难不可以克服如果人连生死路都走过了,还有什么样的路不可以走面对生活,我已无所畏惧。

  感谢生活,感谢这八天!

温哥华港湾(BCbay.com)有奖征文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精彩有奖征文请点击:http://www.bcbay.com/events/zw2012/

   0
相关新闻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6小时工作制在加拿大行得通吗?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加华裔中学生自杀 男生殉情女生割腕
疯抢加拿大豪宅 CIBC直呼找外国买家收炒房杰出女性及优秀母亲颁奖典礼将于25号举行
大温的房价把邻居维多利亚送上全球豪宅热度《济南市侨务访问团项目推介会》圆满成功!
中国土豪砸21亿加元 收购加拿大最古老酒店2500加人招亲!这个婚介网站能帮美国人逃离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1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
2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
3 加国媒体:中国正买下加拿大 该怎么办?
4 开挂了 温哥华18岁华裔获英特尔科学大奖!
5 加拿大恐怖公路:30年43名女性失踪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1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
2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
3 按GPS指示走 女子把车开湖里整个沉底
4 加国媒体:中国正买下加拿大 该怎么办?
5 对付投资客大规模炒房 加拿大提高空置税
6 全球变暖:加拿大中部最惨 30度天数将翻4倍
7 疯抢加拿大豪宅 CIBC直呼找外国买家收炒房
8 楼市异军突起:父母平房加层儿女重回家住
9 国税局要追税 前传媒大亨豪宅不能卖
10 2年后温哥华KO旧金山 问鼎全球最高房价
最新专稿 更多>>
1 惊诧!加国华人学生的举动竟掀起一场政治风
2 6小时工作制在加拿大行得通吗?
3 超级中国旅行团碾压多伦多,4000人挤爆Out
4 加华裔中学生自杀 男生殉情女生割腕
5 疯抢加拿大豪宅 CIBC直呼找外国买家收炒房
6 杰出女性及优秀母亲颁奖典礼将于25号举行
7 大温的房价把邻居维多利亚送上全球豪宅热度
8 《济南市侨务访问团项目推介会》圆满成功!
9 中国土豪砸21亿加元 收购加拿大最古老酒店
10 2500加人招亲!这个婚介网站能帮美国人逃离
专栏作者
1Ruby2猪头凯凯3芷语
4星河5Fun块6高飞
7如影8Suzy9美妆VITA
10格里芬多11Shelly12Fiona
热门专题
1阿省大火2雷洋之死3疯狂炒楼
4专稿5关注加元6魏则西
7赏郁金香8报税攻略9比利时恐袭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200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